当前位置 主页 > 特码公式规律 >

弟弟失联8年 东莞警方牵线相聚

  

  “姐!”定睛看了看面前熟悉的身影,年近40岁、在工厂上班的刘龙一番惊诧后,终于激动地脱口而出,这对失联8年的姐弟,在东莞和大朗警方的相助牵线下,终于相拥而泣。而因一场误会离家8年的刘龙也答应姐姐,明年“回家过年”。“姐!”定睛看了看面前熟悉的身影,年近40岁、在工厂上班的刘龙一番惊诧后,终于激动地脱口而出,这对失联8年的姐弟,在东莞和大朗警方的相助牵线下,终于相拥而泣。而因一场误会离家8年的刘龙也答应姐姐,明年“回家过年”。

  不知亲弟身在何方难免让人备受,好不容易侥幸找到唯一的联系方式却不敢轻易拨打,生怕手中仅有的“风筝线”意外断掉,同样使人寝食难安。8年来,这成了刘素梅心中挥之不去的牵挂与隐痛。“这次南下寻亲,主要还是为了父母。”来自江西吉安、今年48岁的刘素梅透露,家中一共三姐弟,她排行老大,刘龙是家中老二,但从小自尊心很强、性格内向,有时比较执拗。因为一场误会,8年前他负气离家出走之后便杳无音讯,这让年迈的父母操碎了心,也成了全家人的一大“心病”。

  每年家人都苦盼刘龙能够回家过年,与一家人温馨团聚,但最终都化为泡影。“爸爸今年76岁,妈妈也74岁啦,特别想见儿子一面。”刘素梅说。两年前她侥幸从广州的一名亲戚那里得到弟弟的手机号,但是却一直不敢轻易打过去,“主要是怕弟弟有顾虑,一打过去又把号码换了,那样所有的心血都白费了。”

  如是苦熬之中,刘素梅再也坐不住了,毕竟父母越来越老,弟弟却依然杳无音讯。后经亲戚帮忙,手机大致定位到弟弟在大朗镇一带,尽管具体不详但她毅然南下寻亲,并向大朗警方求助。在市局的技术支持下,经仔细梳理发现刘龙的活动范围主要集中在大朗镇巷尾村,且与一家毛织厂的员工联系较多。掌握这一情况后,大朗警员琼迅速前往巷尾村查找这一毛织厂,然而该厂却早已搬迁。次日她和警员周国何几经努力,方才确定工厂的新迁并入厂找人。通过逐一交谈确认,戴着一副眼镜、留着平头的刘龙终于出现在面前,身着军绿色马夹的他颇感意外,一番短暂的僵持之后,姐弟俩终于相拥而泣。

  “我们全家人终于了却了这一桩心愿。”刘素梅开心地告诉记者,“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,弟弟答应明年回家过年了。”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